登錄 | 註冊
當前位置:首頁>普羅網>八哥測試

"藍鯨"出沒 還有多少青少年徘徊在深坑邊緣?

2017-07-11 11:25 半月談網

   “藍鯨”,一款來自俄羅斯的死亡遊戲,曾因煽動多名青少年自殺而引起關注。近日,安徽公安部門排查發現,涇縣有6名中學生加入了“藍鯨”QQ羣。目前,該QQ羣已被解散,6名中學生倖免。

  一段時間以來,經過媒體高頻度曝光,“藍鯨”作為死亡遊戲已臭名昭著,這些青少年緣何依舊選擇加入?這凸顯了哪些監管漏洞?下一步,青少年管理如何跟得上?

  “好奇心害死貓” 

  安徽師範大學心理學系主任方雙虎介紹,“藍鯨”遊戲是循序漸進的,每天都會給玩家發佈任務,其特點一是消磨人的意志,如讓玩家凌晨起牀看恐怖片、聽悲傷的音樂等;二是自傷自殘,如讓玩家在手臂上刻字。大概50天一個週期,終極任務是引導玩家自殺。

  涇縣公安局網絡安全保衞大隊蔣亞敏介紹,2017年5月12日,他們在排查中確定了有2所學校共6名中學生正在一個藍鯨死亡遊戲的QQ羣中。5月15日,他們與老師、家長一起,對這6名中學生進行了教育、疏導,目前該QQ羣已被解散。

  記者對其中一所學校的3名中學生進行了訪問,他們均表示入羣是因其中一名學生在QQ空間裏看到了關於藍鯨遊戲的一個邀請鏈接,隨後轉發到班級的QQ羣中,便有學生加入。

  這些學生坦言,在進羣之前,也事先了解了這款死亡遊戲,知道這個遊戲是發佈任務讓人自傷自殘,遊戲的結果是自殺。3名學生陳述參與遊戲原因分別為:

  A:出於好奇心,想看看是不是真的。

  B:好奇心驅使,想進去當卧底。

  C:進去搗亂,然後勸羣裏其他人別玩這遊戲。

  對於進羣之後做了什麼,3名學生均表示,沒有接到羣主發佈的任務,也沒有像網上所傳的那樣被要求上傳身份證照片,而是看到了羣裏其他人發言責罵羣主,後來就被踢出羣。

  事實上,根據公安部門掌握的情況,這幾名學生有的已經進入了凌晨4點20分起牀看恐怖片的階段,只是學生因師長在場並未承認而已。

  該中學的一名老師分析認為,現在中學生交流的主要方式是QQ,一旦網友發了相關鏈接,就會無意中點擊進去。這種網絡傳播的邀請鏈接,相當於釣魚的“打窩”階段。學生剛開始多是抱着好奇心,想了解這個遊戲為什麼能讓人自殺。這表現出了他們好奇心重、辨別抵抗能力弱的特點。

  在方雙虎看來,“藍鯨”和傳銷很像。一些青少年正處於叛逆期,上學時在學習上沒有成就感,得不到老師和父母親更多的關注,逆反心理會加重。一旦深入其中,這個遊戲就會通過虛擬空間讓青少年產生歸屬感、認同感,尋找被關注的温暖。再通過各種手段步步逼近,反覆練習自殘自傷行為,讓青少年對自殺行為慢慢沒有心理防線。

  網絡成有害信息重災區 

  公安部門和學校相關人士認為,此次學生加入藍鯨遊戲暴露出了多方面問題:

  一是網絡信息把關不嚴,有害信息極易傳播。

  一位學校負責人表示,中學生接觸的有害、黃色信息大多源自網絡,網絡成危害學生思想安全的“重災區”。以此次藍鯨遊戲為例,在已經加強監管的背景下,仍然有相關鏈接可以發佈並傳播。此外,在許多網絡社交軟件實名認證的情況下,仍有些網絡社交軟件是沒有實名認證的。比如論壇,就成為傳播有害信息和偏激言論的渠道,極易對未成年人帶來思想上的負面影響。

  二是學生手機成監管難點,缺乏有效監管依據。

  記者採訪中瞭解到,這幾名學生的家長對於孩子手機使用沒有監管,事後才知道孩子通過手機接觸到了網絡上的不良信息。學校多名老師坦言,目前中學生的手機已經成為校園監管的一大難點,影響學習成績的同時還容易受到網上信息的影響。許多家長出於多方面原因,往往會為學生配備手機。在這方面,學校除了用校規校紀引導外,並沒有強制手段。

  三是基層監管手段不強,監管力度較弱。

  蔣亞敏坦言,隨着網絡越來越方便,犯罪形式越來越隱蔽,縣級公安機關日常工作手段對於類似事情的發現存在難度。比如此次發現的“藍鯨”QQ羣,縣級公安機關雖發現其有害,但沒有解散羣的權力。目前公安機關和相關網絡公司之間溝通不足,如果基層公安機關發現後能早點解散類似QQ羣,就能減少青少年加入,從而降低危害。

  呼籲從源頭加強預防 

  多名基層工作者表示,在信息時代,如果不把網絡有害信息的源頭、學生獲取網絡信息的方式等監管起來,類似的有害信息傳播極有可能再次發生,亟待從多方面進行預防。

  加強網絡信息審查,從源頭隔離有害信息。

  多名基層工作者均認為,網絡信息魚龍混雜,青少年往往缺乏鑑別能力,需要對各類網站進行監督,全面落實各個網站、論壇的實名制。同時,各大網絡公司也應履行好自身的社會責任,加強管理,對涉嫌違規的信息及時屏蔽,不讓更多人接觸到這些有害信息。蔣亞敏表示,網吧極易滋生各類犯罪活動,應加強網吧監管,同時提高公安機關自身的技術水平。

  中學生行為守則亟待細化,為校園監管提供有效依據。

  多名教師坦言,目前學生的日常行為規範要求得比較寬泛。比如中學生守則,更多強調的是宏觀的內容,希望能夠出台相關細則,對學生行為進行量化,比如禁止進入網吧、在校禁止用手機等。同時,守則中也應提供量化標準,如違反後怎麼辦,為學生惡意違反等情況提供處理依據,讓學校監管更有抓手。

  建立溝通平台,便於信息互通。

  蔣亞敏建議,公安機關和各大網絡公司應有專門的部門或溝通平台,及時將基層公安機關發現的信息與相關企業掌握的信息進行對接,避免出現縣級公安機關發現問題查處不了、網絡公司自查為時已晚等情況。多名教師建議,對於可能對學生產生影響的網絡遊戲等,應建立類似自然災害的預防發佈平台。當國際上或國內出現傳播力強、危害性大的網絡問題時,應通過正規發佈提示學校注意。同時,學校發現了相關案例,也可上傳到該平台,便於學校間互通情況。(半月談記者 周暢)

 
 
 
 
附件下載:
標籤:

相關閲讀:

用户名:   (您填寫的用户名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)匿名

驗證碼 :  驗證碼

網友評論: